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 财神微博-北京老人“合法”被骗 给黑龙江老人的警示

财神微博-北京老人“合法”被骗 给黑龙江老人的警示

    2020-01-01 21:24:06发布 浏览2553次

财神微博-北京老人“合法”被骗 给黑龙江老人的警示

财神微博,近日,“以房养老骗局”上了热搜。据不完全统计,2015年以来,北京数十位老人被骗,仅由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移送检察院的案子就有30多起。被骗老人有的失去了房产,有的背上了巨额债务,在本该安享晚年的时候,他们稀里糊涂的被赶出了住了一辈子的房子。

本报记者采访了北京老年维权服务工作站、北京市致诚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志友和几位受害人的子女。

一个棘手的问题:它看上去“合法”

张志友律师向本报记者介绍了这一骗局的“套路”:“比如你是老人,你有房子,我给你推荐一个金主张三,你用房子做抵押,张三把钱借给你,利率百分之二,期限是三个月,金额150万。你把借来的钱再借给我,咱俩再签订借款合同,期限要长于你跟张三借款的期限,可能是一年,利率也高于你和张三的利率约定。老人们看中这一点,就把房子抵押出去。可是,老人借出去的钱还没有到期,他就要还他借人家的钱,所有的借款合同和抵押合同又都办理了公证,具有强制执行力,一旦老人不能偿还借款,张三就可以拿着公证过的合同直接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抵押的房产。”

老人的初衷,无非是想赚点利息,并不知道自己已闯下大祸。有没有什么法律途径为这些老人维权呢?张志友律师说,目前的难点在于,骗局看起来是“合法”的。“从程序看,合同签署和公证手续都是老人亲自去办理的,合同内容也是老人亲自签的字,老人也具有民事行为能力。虽然老人说让我签字我就签了,我并不知道什么内容,可是,懂法的人就不这样讲了,你签完字,合同对你就是有约束力了。”

张志友指出,因为有公证过的委托卖房协议,如果老人房子被抵押后,第三人买了老人的房子,又是合理价位买的,对骗子情况并不知情,那第三人就是善意取得,老人的房子想要回来就比较难。

骗子对老人们说:千万别告诉你们的子女

北京房价这么高,抵押房产这么大的事,老人们怎么不跟子女商量一下呢?原来,骗子早有准备。一个受害人的儿媳妇丁女士告诉本报记者:“我婆婆说,中间人让老人们不要跟子女说,他们不相信,还会反对你们做这个,但是你们赚了钱给子女,子女就会高兴的,结果都过户了我们才知道,措手不及。老人有个通病,宁愿相信骗子,也不愿意相信儿女。”

一位被骗老人的儿子吴先生是在翻看家中户口本的时候,无意间发现了一份100多万的转账记录,便向父母询问。“他们支支吾吾不说,人家告诉他们你这事不能跟儿女说,他们就真不跟我说了,真是被人洗脑了。”

被骗老人的儿媳妇张女士也深有同感:“老人就是这样,跟子女会有一些代沟,但是特别相信别的老人。介绍我婆婆去做的那个人,自己的两套房子也被抵押了,到现在依然瞒着子女。”

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当天,张志友律师还接待了一个无奈的小伙子。“他母亲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被骗,借了160万元,还没到三个月期限,转借出的公司还在向她还着每月一万多元的利息,她还挺高兴呢。小伙子看到最近关于这个骗局的报道,赶紧去公证处查,发现母亲抵押的房产已经办理过公证手续。”

这些被骗老人的另一个特点,是都在买保健品的圈子,认识了后来给他们办房屋抵押的中间人。“常年参加保健品活动,形成一个圈子,彼此有认同感,某个人说自己参加什么项目赚到钱了,其他人就会心动,很容易被忽悠。”张女士说,“这些被骗老人都有赌徒心理,之前做的投资项目可能赔钱了,他想做下一个项目,把之前赔的钱再挣回来。”

被骗后的日子:一夜白头

被赶出房子后,有一对八旬老人整夜守在老屋前不肯离去。海淀区一处价值700万的房子以1000元的价格被网签。也有很多老人背上了一生都不敢想象的负债,每月利息都高达三四万元,谈起此事便哭的像个孩子。

“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婆婆进门就说对不起我们,我就说没事,人在就行。当时我刚生完孩子,爱哭,但也不敢让老人太上火。”张女士哽咽着说,“我们通过诉讼方式做了财产保全,也就是说他们不能再拿房子去卖,但是我们也没有任何把握把这房子要回来。就算能回来,我们也面临着220万元的欠款,更何况房子还被过户了,我们比较被动。”目前,张女士一家与婆婆还住在这套房子里,“我们把房子加了个大铁门,家里汽油、菜刀、铁棍,什么都准备了。我公公说,就是拼上老命也要把这套房子保住了。”

丁女士说,因为害怕债主,他们在家门口安上了摄像头。没办法,他们以稍微低于市场价卖了自己住的房子,还上了钱,保住了被骗的公婆名下唯一的一套住房。现在,他们一家只好搬过来和公婆同住。

吴先生说:“我父亲以前绝对是精神矍铄的老头,但是这事出了以后,一夜之间苍老了十几岁,觉得自己把家庭推到了悬崖边上,非常懊悔,再加上事发后对方对他的恐吓和威胁,不能说绝望也差不多了。”

蹊跷的公证处:难言“公正”

让广大被害人叫苦不迭的是公证处。“所有的受害老人都是同一天,签署了借款合同、公证书赋予了强制执行权,正常一个公证员不会给同一个老人在同一天做这样两个互相辅佐的公证。还有个将近70岁的老人,2016年4月借了250万,两个月后又借了300万,都是同一个公证员给她做的。这个阿姨的房子后来被强制执行了,同步变卖了。我觉得公证处蒙蔽了我们,如果公证员做了一个风险的告知,我觉得老人应该不会冒这个险。”

吴先生也在上访过程中发现了公证处的“异常”:“第一次去公证处调取材料,只给了我们一个打印的文件,可是刚出公证处就接到了贷款公司的电话:‘是不是找公证处了?要是再找公证处马上就让你们还钱,卖你们的房子!’他们怎么知道得那么快?”

在与其他被害人子女联系上后,比对过彼此的材料后,他们发现了一些问题:公证书的内容完全相同,只是签署的人名不同,公证资料上询问笔录和贷款公司借款协议为同一人笔迹,很多公证书的回执日期比公证书本身的日期还提前,而且很多公证内容指定公证书都由小贷公司的人来取。“公证书不是应该一式两份吗?为什么只是一方来取呢?事实上,我婆婆手上根本没有公证书。老人自身有贪心,有他的责任,但是交易大厅、公证机构,有一个地方负点责任,这事都成不了!”

让老人们深信不疑的另一个名头是“以房养老”的国家政策。政策确有其事,却与骗子的做法南辕北辙。“以房养老”又称“住房反按揭贷款”,一般做法是老人与机构签订协议,机构为老人按月支付养老金,等老人百年后房产归机构所有。“以房养老”在中国推行了三四年,一直冷冷清清,响应者寥寥,倒是骗子发明了“套利”的假政策后受到热捧。

张志友律师认为:“这种借款模式如果是个别的,属于特定的对象,但如果公司面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募集资金,那就涉及非法集资,涉及合同诈骗问题。如果债主和小贷公司串通一块,就形成合同欺诈。”这可能成为本案的一个突破口。

目前,这场“现象级”的北京老人被骗房产事件已经引起相关部门关注。北京市司法局吊销了两个公证员的执照,司法部成立了专项调查组,同时明确,即日起,全市公证机构为60岁以上老年人办理赋予强制执行效力公证或涉及处分不动产的委托公证时,必须由成年子女陪同,并对办证过程进行录像。但愿,这是这一系列令人揪心的骗房事件发生转机的开始。(王静)


齐勒新闻

   上一篇:招润投资起诉北大方正 事涉财产返还纠纷
   下一篇:总理考察两年后,深圳微众银行怎样了?

© Copyright 2018-2019 ricoleruns.com 洽水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